第42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!跟你在一起怎么样都开心!”

    梁嘉誉笑道:“你不是在逗我开心吧?其实我是个挺无聊的大叔,你和我谈恋爱之后是不是有点幻灭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周心远喊道,“我——爱——你!”

    梁嘉誉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好的,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快到村子的时候,周心远才把原本环住梁嘉誉腰的手给移开了,礼貌又疏远地扶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两人回来后,没想到看见了奇怪的一幕。

    是那小玉和她的那个有钱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他们……正在……

    “喂!”梁嘉誉突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心远看见之前的少年双手抱着头,瑟缩地躲在一块石头后面,他不知道那小玉和她男朋友正在做什么,但是显然不会是好好地和那少年做朋友。

    周心远感觉梁嘉誉有点生气了。

    摩托车急停在路边,梁嘉誉率先下去,一边朝着那小玉走过去,一边摘头盔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那小玉一脸慌张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……梁导,我们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傻子而已。”她男朋友轻飘飘地说,“我们能对个傻子做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傻子怎么不关关好?就他妈放出来吓人,小玉儿之前不是都被吓过好多次了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跑过来,听到这些话感觉像是吃了不太好的食物,胃里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梁嘉誉冷着一张脸看着他,那小玉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梁导,我们这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之后,周心远问:“刚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在拿小石头砸他。”梁嘉誉点了一根烟,有些烦躁地说。

    周心远皱着眉,说道:“我不是很喜欢……小玉儿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梁嘉誉若有所思地说。

    第44章{秘密基地}

    短暂的休息时间过去了,但是那小玉的男朋友却没有走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可能住在村子里,听说他后来跑到县城里租了个宾馆,每天都送吃的给那小玉。

    渐渐地,那小玉也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许多。她人开始挑食了,不吃剧组的饭,就等着男朋友给她开小灶。注意力不集中,拍戏时也没那么上心,空闲的时候不是打游戏就是视频聊天,手上、脖子上也多出了很多以前没有的珠宝手链。

    这些变化看似渺小,但是周心远就算再迟钝,还是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后来那小玉又跟化妆师闹了一次脾气,梁嘉誉就说:“怎么了?心野了?”

    那小玉没说话,但是眼里的不满谁都看得见。

    他们拍戏的条件艰苦,那小玉男朋友又在不停地跟她说让她别跟着这个穷酸的剧组演戏了,梁嘉誉算什么?拍的电影说好听点是叫好不叫座,难听点就是没票房。是,梁嘉誉是能捧红新人,但是圈内又不只是他一个人可以做到,跟他回去之后,他可以介绍更好的资源给那小玉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那小玉,只能说她还是太年轻,当她渴望的东西抄近路摆在她的面前时,她会犹豫。

    剧组的气氛开始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简明知一直说,那小玉的戏份不多了,意思是让梁嘉誉忍一忍吧。

    可拍完并不是完全就完了,拍完之后还有电影首映式,各种路演活动,那小玉都还得跟着。

    梁嘉誉现在看着这姑娘就有些烦,拍戏都有点不开心。

    他在某些方面对待演员极为苛刻,那小玉跟他气场不合了,只能用难受来形容梁嘉誉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她男朋友到底什么时候走?”简明知愁苦着一张脸,“这也太奇怪了,找对象真是要开眼一点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倒是没所谓,他只是偶尔还会给那个傻子少年分一些糖。上次去县城,他买的糖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一天中午,傻子站在一棵大树下望着周心远。

    周心远拍完戏,刚吃过饭,正看着梁嘉誉前些日子送给他的一本漫画。

    “你好啊?”周心远注意到傻子的目光,抬起头来对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傻子没说话,他也不会说话,只是会发一些含含糊糊的声音。他就这么站在对面,呆呆地看着周心远,周心远对他挥挥手,他也对着周心远招手。

    “你来,我懒得过去,我还有一些糖!”周心远喊道。

    傻子还是不动,只是不停地对他招手。

    周心远只好站起来,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。他走一点,傻子突然笑了起来,然后也退后了一点,就像是……要带他去一个地方?

    周心远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,他试探着又走近了一些,傻子又退后一点。

    周心远道: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

    傻子不会说话,只是走的更快了。周心远想起梁嘉誉告诉他不要单独和傻子待在一起,但是周心远却并不觉得这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最后还是跟着傻子走了。他们一个在前,一个在后,时而走的很快,时而又放缓脚步。最后,周心远被带进了离村子不远的一处树林。

    再往里走一点,周心远有点不愿意了,他在后面问道:“这里面有什么?”

    不过还好,已经到了。傻子停住脚步,用手指了指前面的那棵树,周心远眯起眼睛,惊喜道:“不会吧?!这里居然会有一个树屋?”

    傻子快乐地拍起手来,周心远跑过去,兴奋地仰起头来看那个小树屋。他以前只在电影里面见过,还从没在现实生活中看见过树屋。

    这树屋看上去有些年头,不是新建的,没有梯子,好像屋顶那边还没盖完。

    周心远回过头,问傻子:“这是你盖的吗?”

    傻子低着头,呆呆地笑着。

    周心远又看了一会儿,掏出手机来全方位地给小树屋拍了照片,然后带回去给梁嘉誉看了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有个发现。”周心远坐在梁嘉誉的身边,笑道。

    梁嘉誉还在看他今天拍的片子,不经意地问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过会儿给你看。”周心远说。

    梁嘉誉结束工作,剧组开始收东西,大家准备吃饭,他这才对周心远笑了笑,道:“刚刚要给我看什么?”

    周心远掏出手机,给梁嘉誉看相册:“你看,树屋!”

    梁嘉誉仔细看了,道:“嗯,在哪儿?谁盖的?”

    “在林子里,不知道谁盖的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抬起头,看着他道:“那你自己找到的?”

    周心远笑了笑,没把傻子带他过去的事情告诉梁嘉誉。

    晚上夜深人静,周心远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,梁嘉誉和他开着语音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之后,他们就经常这样说话。不能在一起,但是每天也都要打很长时间的电话,有时候周心远戴着耳机就睡着了,睡醒一觉之后,还能听见梁嘉誉在那边传来的打呼声。

    但是梁嘉誉不承认,说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