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定是周心远在黑他。

    “我下次给你录下来!”周心远抓狂道。

    “你录。”梁嘉誉说,“你睡得像小猪一样,肯定是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靠在枕头上,傻笑着说: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梁嘉誉那边听起来有点空旷,时不时还有脚步声和狗叫声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在哪儿呢?”周心远问道,“你在外面吗?”

    “走走,散步。”梁嘉誉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外面都有什么?”

    梁嘉誉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才说道:“很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翻了个身,侧过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灯,几个小黑虫在灯下飞来飞去,周心远说:“你小心不要掉进坑里了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说: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便安下心来,拍戏的时候他和梁嘉誉其实并没有接触很多,最后一次上床还是过年放假的时候,但即使是这样,周心远也能明显感觉到他和梁嘉誉的感情发生了质的改变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不需要再依靠**关系来知道彼此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周心远睡着前,仍然没有挂掉梁嘉誉的电话。

    隔了几天,梁嘉誉跑过来对周心远说:“小远,我有个东西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心远满头问号,不知道梁嘉誉又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你来。”梁嘉誉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心远只好跟在梁嘉誉的后面,他们穿过田地,周心远在地上捡了个小树枝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?”周心远到处望了望,感觉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梁嘉誉走在前面,道:“带你去你的小树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重新走到林子里,周心远不认路,但是梁嘉誉却对这一带很熟悉的样子,那个小树屋又再一次出现在周心远的视线里。只不过,它好像有点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周心远抬起头,梁嘉誉站在他身边道:“我把屋顶给修好了,你想上去吗?”

    周心远转过头,问道:“可以上去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梁嘉誉看着他,“就当做你的秘密基地。”

    第45章{春天里}

    梁嘉誉把他买的白色狼皮给放在了树屋里,用作简易的毛毯。树下还有梯子,也不知道这些都是从哪儿弄来的。

    周心远爬上梯子,梁嘉誉在下面给他扶着,嘱咐道:“小心点,脚要踩稳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心远爬的并不快,他钻进木屋里,闻到了一阵淡淡的花香。

    小木屋其实不大,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子,周心远坐进去,听见梁嘉誉也爬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梁嘉誉说,“我觉得手艺还行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夸张地说:“你太厉害了!真的是你自己弄得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梁嘉誉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,“要不然谁会帮我弄?你看,手上都磨出老茧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修了一下屋顶而已,肯定不会有这么快就有老茧的。

    梁嘉誉坐在周心远的对面,朝他伸出手,手心朝上,周心远自然地握住梁嘉誉的手。

    “感觉到了吗?”梁嘉誉轻声说。

    是有一点点,但那肯定不是……就在周心远走神的时候,梁嘉誉用了一点力气,将他往自己这边拉了一把,周心远猝不及防,一下子跌在了梁嘉誉的怀里。

    梁嘉誉抱着他,在他头发上亲了一下,闭着眼睛说:“别动,我抱抱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还说让我看看你的老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要充电了,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安静地给他抱了一会儿,搂着梁嘉誉的脖子,凑过去吻他。梁嘉誉低着头,两人气息交缠,互换了一个温柔的吻。周心远的心脏砰砰直跳,感觉自己有一点点地失控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梁嘉誉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戏还没拍完。”梁嘉誉克制地说,“地点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心远说,“好像是哦,万一从树上摔下去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笑了起来,周心远感觉到他 X_io_ng 膛的震动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靠在梁嘉誉的怀里,把梁嘉誉当做天然的人肉靠垫,他们俩一起从木屋的那个小窗口往外看,能听见林子里的清脆的鸟叫声。

    “再过不久……”周心远说。

    “再过不久,春暖花开。”梁嘉誉说,“万物复苏,春天的脚步临近了!”

    周心远:“哈哈哈……你小学写作文的时候是不是就用这些,万能句是吧?”

    梁嘉誉的手臂环着他,道:“是啊,还有什么时光如梭,时光匆匆……哎,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怀念地说:“以前我写过一篇优秀作文……得过一面奖状。”

    “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周心远的呼吸放缓,过了一会儿才道:“我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所有的秘密和不能言说的痛苦都在他心中迸发出来。他到底是谁?他在做些什么?他找到他的爱人了吗?他真的爱他吗?他能不能……能不能为了自己活一次?

    周心远盯着不远处的一棵树,终于明白他不配得到这一切。

    梁嘉誉不知道周心远的心里是怎样的挣扎,他也有自己的挣扎。

    他抱着周心远,握着他的手,他的手腕上还戴着那个彩色的手环。他记得周心远说过,这是他自己编的,还要给梁嘉誉也编一个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是巧合吗?

    那小玉说周心远有自残的行为,是真的吗?如果是真的,为什么?他该怎么开口?为什么周心远不跟自己说?难道他不是他的男朋友吗?难道……他还是无法信任自己吗?

    可两人都没有说话,谁都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周心远也不知道自己和梁嘉誉在这里待了多久,但是他能看见夕阳的光芒落在树上,影影绰绰,像是流动着的。

    “回去吗?”周心远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梁嘉誉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这次是梁嘉誉先下去,他的动作要比周心远快很多,梁嘉誉跳下梯子,仰起头来对周心远微笑:“下来吧,你要是想跳下来也没事儿,我可以接着你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笑道:“会砸死你的!”

    梁嘉誉说:“我哪有这么脆弱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顺着梯子爬下树屋,对这次安静的约会简直满意极了。林子里的鸟叫声开始多了起来,周心远和梁嘉誉并排走着,又恢复到导演和演员的身份中去。

    周心远想,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得到承认了,别人永远不会知道他是梁嘉誉的恋人。

    等再过几年,他们老了,可能会生活在乡村里,就像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周心远和梁嘉誉在各自的屋子门口分别,梁嘉誉说:“晚安,小远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周心远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心远回到屋子里,打开灯,脱掉自己的外套,坐在椅子上,来回走动,喝水。冰冷的水流过他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