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?不去也得去!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嘉木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年轻人没什么耐心,本来看见嘉木就不怀好意,此刻推推搡搡,下手重了起来。嘉木被他们推倒在泥地里,裤腿上沾满了褐色的泥土。他的背包被人拉开拉链,里面寥寥无几的东西从包里掉落,残破的本子和钢笔全都在嘲笑着他。

    这一场戏演的很压抑,梁嘉誉喊:“cut——”

    周心远还坐在地上,那几个演员一把拉住他,对他道:“哎,没事吧?我们下手重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笑道:“我没事,就是要真的推我。”

    他跟上次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上一次…梁嘉誉有些意外地想,其实他挺怕周心远再次入戏走不出来,还做好了安 We_i 他的打算,结果周心远越来越专业,没导演的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简明知在一旁看了回放,感叹道:“演的很棒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梁嘉誉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手里有可乐,是周心远爱喝的。梁嘉誉给他拧开瓶盖,朝周心远挥挥手,周心远屁颠屁颠地跑过来,梁嘉誉递给他可乐,道:“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演的好吗?”周心远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凑了过去,也要看屏幕。

    梁嘉誉看着他,手欠地想 M-o  M-o 他的头。

    “演得很好啊。”简明知笑着说,“本来还做好了要NG的准备,现在你都不NG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心远喝了一口可乐,对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天色还早。”梁嘉誉看了看手表,“继续下一场?”

    周心远没意见,道:“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梁嘉誉道,“去水库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进度不快不慢,今天拍水库也可以。周心远休息了一会儿,这场戏是没有台词的,是演员纯粹的演技迸发。嘉木走到水库的这一段路,是一段长镜头。接着,到了水库,便是嘉木第一次想要结束生命的转折。

    梁嘉誉在镜头后面提心吊胆,总是觉得一阵不安,结束之后,周心远本来是想朝他走过来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脚下一滑,整个人差点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远!”

    梁嘉誉椅子都被他站起来的力量给掀翻了,身体先行动了起来,整个人朝周心远跑过去。梁嘉誉一颗心悬在半空,差点要了他的命。还好周心远离水库有段距离,没有真的掉下去。

    梁嘉誉 M-o 着额头,喃喃自语道: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摄影师离他近,接道:“梁导……你,你吓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梁嘉誉一愣,环顾四周才发现众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盯着他看,他这才觉得是有点反应过度了。

    等下,他刚才喊了周心远什么?小远?

    简明知出来打圆场:“好了好了,收工啊!大家趁天没黑赶紧回去吧!”

    梁嘉誉缓和了一下,朝着简明知走过去,简明知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,咬牙切齿地道:“你这也太夸张了吧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把椅子给摆好,沉默地道:“我觉得害怕。”

    第47章{鱼刺}

    简明知不理解,像见鬼似的看着梁嘉誉,黄昏时分,他确实在老友的眼里见到了强烈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简明知坐到梁嘉誉的身边来,温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梁嘉誉盯着不远处的周心远,周心远摔了一跤,已经自己站起来了。他张了张嘴,却无法将心中的不安表达出来。怎么说呢?我……我男朋友有事瞒着我,他不想让我知道,我也不愿意戳破。

    梁嘉誉最后只是摇了摇头,道:“应该是我想多了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站起来,简明知还坐在椅子上抬起头看他,但是这一次,简明知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他有些认真地说道:“梁导,谈恋爱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梁嘉誉愣住了。

    简明知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不要忘记自我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笑了笑,跟着剧组收拾东西,回去的路上却一直在想简明知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好像的确……经历了一种“一头热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最初梁嘉誉只是把周心远当做那些可有可无的床伴,他觉得他可爱,愿意宠着他。但是到了后来,他以为周心远喜欢他,那种喜欢让梁嘉誉有点迷恋和不舍。再后来,周心远说他爱他,梁嘉誉的防御线这才彻底崩塌了。

    那么,周心远真的爱他吗?还是说,这种爱其实也是一种过于精巧的伪装呢?

    回到村子,天色将晚。

    春日来到他们的身边,要比城市里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今天收工早,场务说村民之前在水库里面网了不少鱼,他们就在村子里面搭了一个篝火,说要烤鱼。剧组里面的人都感到新奇,之前村民们虽然对他们有所好奇,但是却还是微妙地保持了距离。

    可天一黑,火点燃的时候,大家好像都感觉到了一种奇妙的联系。

    那种联系超越了时间和空间,让整个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。

    跳跃的篝火越烧越旺,梁嘉誉觉得有个人从他的背后接近,但是他察觉不到危险,反而嘴角微微晚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心远从背后握住了梁嘉誉的手,手指在他手掌中间轻轻地勾了几下。

    梁嘉誉试图辨认出周心远是不是在写什么暗号,可是最后他发现其实什么也没有。他的眼睛还是直视前方,火焰跳进了他的瞳孔里,梁嘉誉在篝火旁找个位置,盘腿坐下,周心远也坐在他的旁边。

    一个村民道:“梁导,你们这电影还要拍多久?”

    早春时节,这个男人已经穿起了深蓝色的衬衫,挽起袖口,露出一截被太阳晒得黑黑的手臂。

    梁嘉誉看着他,但是看不清这男人的脸,他道:“快了,已经过一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好多年都没这么热闹。”男人说道,梁嘉誉分不清他的语气里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们来,我们好像就被人忘记了。”另一个男人憋了好一会儿,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周心远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可以……去城市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男人笑了笑,“也许吧,但是家在这里,跟城里的人怎么比。”

    “像是两个世界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曲起膝盖,他的侧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太瘦了。梁嘉誉悄悄看着他,应该要多吃一点。

    鱼烤好了,还真的就是用削尖的树枝串起来的。有人递给梁嘉誉一条,周心远也有一条。

    梁嘉誉吃了一口鱼肉,感觉很香。周心远在黑暗里看着他,梁嘉誉道:“怎么?不喜欢吃鱼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周心远转过头,也笑道,“只是觉得坐在这里吃鱼不像是你会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轻,但是还是很神奇地传进了梁嘉誉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梁嘉誉想,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