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确不像我。

    我不是我了。我现在是谁呢?

    对面简明知吃鱼吃到鱼刺被卡住喉咙,几个姑娘都围在简明知的身边询问。梁嘉誉头都大了,哭笑不得地道:“简明知你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简明知痛苦地说道:“真的,咽不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醋,喝醋。”周心远说。

    场务给简明知拿了醋,简明知差不多喝了半碗,却还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哎,我他妈。”梁嘉誉站起来,“要去医院吗?”

    简明知面色苍白,简直快不行了,梁嘉誉朝他勾勾手指,道:“来,哥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晚上骑摩托有点危险,简明知坐在梁嘉誉的身后,努力道:“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梁嘉誉说,“下次你别吃鱼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跌跌撞撞地去了医院,挂了急诊,简明知坐到医生的面前。

    女医生面无表情,道:“张嘴,啊——”

    梁嘉誉其实有点怕医院,也怕穿白大褂的,就说道:“我去外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简明知用眼神表示了同意。

    梁嘉誉在外面转了一圈,发现那天他和周心远一起拍照的樱花树已经被挪走了,那个位置空空荡荡的,像是一个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梦。

    梁嘉誉用脚尖踢了踢路上的小石子,周心远给他发了微信。

    “简导还好吗?”

    梁嘉誉微微笑了一下,用语音回复道:“不太好,好可怕啊,我都不敢进去看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给梁嘉誉发了一个表情包,周心远也用语音回复道:“我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认真的,我最怕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很不勇敢,小时候是不是让护士追着跑的?”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……不怎么生病啊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看着身后医院的灯火,道:“小远,你也别生病,我害怕你来医院。”

    我害怕看见你的伤口,我是个胆小鬼。

    “我身体很好的。”周心远什么也没察觉到,傻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梁嘉誉走进医院的大厅,忽然看见对面的宾馆门前停了一辆车,走下来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一个女人。男人个子挺高的,虽然没穿西装,但是那身衣服也不普通。女人穿的比较休闲,灰色的针织外套,干练的牛仔裤。

    梁嘉誉眯起眼睛,往医院的柱子后面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有点眼熟?他心中怀疑,感觉不可思议。为什么康岩……会来这里?

    梁嘉誉想不通,是他看错了吗?

    正此时,周心远道:“梁嘉誉,我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道:“宝贝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我操,刚刚我差点都吐了,你不知道那医生用镊子一直压我的喉咙,我操……”简明知眼睛里面都是生理 Xi_ng 的泪水,一边碎碎念,一边往梁嘉誉的方向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呢?”简明知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梁嘉誉收回目光,冷静地道:“没看什么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第48章{皮囊}

    “我来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看着那条短信发呆,过了一会儿,他按了删除键。

    他没有存那个号码的联系人,但是他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动摇了,我们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条新的短信。周心远觉得提示音有点儿刺耳,他把手机调成了振动模式。他没做好准备,他是个很没用的人,总是这样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是第三条信息:“我住在县城里,张医生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张医生。

    周心远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个女人的面容来。张医生个子高挑,她有一双腿型完美的腿,但是她却不喜欢穿裙子。周心远还记得她的声音,记得她对他说要放松……

    周心远关掉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必须面对。午饭后,周心远向梁嘉誉请了假。

    这还是周心远第一次请假,梁嘉誉有点吃惊,问道:“你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我姐姐来看我了。”周心远笑了笑,表情自然,看不出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“姐姐?”梁嘉誉愣了一下,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周心远说起他的家人。从前,周心远总是会问梁嘉誉关于他家的各种事情,梁嘉誉只是觉得他害羞,但现在却感觉到了一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是,她之前一直在别的城市生活,这次有空来看看我。”周心远说。

    梁嘉誉点点头,不可能严肃地拒绝,只是道:“要我陪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周心远一口应道。

    他说的这么干脆,一点儿都不遮掩,又让梁嘉誉感到一阵内疚。

    是自己多心了吧,也许都是他在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梁嘉誉对周心远笑了笑,道:“那你早点回来,给你放半天假够吗?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周心远看着梁嘉誉,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午,周心远独自一人去了县城。

    村里有个老乡正好也要去县城里买东西,就顺便带着周心远一起。

    “您就把我放在前面那个路口吧。”车上,周心远塞着耳机听歌,等到快到了,他才出声。

    “好,晚上你怎么回啊?”老乡热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周心远说:“晚上我姐姐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下了车,一路走到县城里的一家餐馆。这餐馆在这里算是比较豪华的,装修的挺气派。他在餐馆门前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屋内昏暗,还没到晚上吃饭的点儿,服务员们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见到周心远,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起来:“吃饭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个个子高高的美女?”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周心远也不知道张医生算不算美女,只是个子高还能沾上边。

    一个服务员带他上了二楼的包间,周心远往里面看了一眼,果真看见张泉坐在那儿,面前放了台苹果笔记本电脑,戴着耳机,正在打字。

    “小远啊。”张泉摘下耳机,望着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心远来的时候并不紧张,看见张泉才有了一点实感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周心远口干舌燥,背后的门被服务员轻轻带上,隔绝出了私密空间。

    张泉摘下耳机,对他招手,道:“过来,桌子上有茶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心远垂下眼睛,坐在张泉的对面,并不想跟她凑得太近。

    张泉合上笔记本电脑,双手托腮,若有所思地看着周心远。周心远拆了一套茶具,玻璃旋转盘把那壶大麦茶转到他的跟前,他拿起茶壶,倒茶的时候不小心撒了一些。

    周心远抿紧嘴唇,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张泉看着周心远,无奈地开口道:“最近怎么样,小远?”

    “还行,一直在跟着梁嘉誉拍戏。”

    “拍到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