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里了?”

    “拍从前的事情,嘉木十几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泉也给自己倒了茶,缓缓地说道:“那好像不是什么很美好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还是垂着头,半天才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睡眠怎么样?会做噩梦吗?”张泉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心远摇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张泉的指尖敲了敲桌子,还想说点什么,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那人语气上挑,走到周心远的背后。

    周心远的心顿时悬了起来,他不用回头也能感受到男人的 Yi-n 影。康岩把手放在周心远的椅背上,笑着说:“好久不见,小远。”

    “康……康总。”周心远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康总?”康岩从周心远的背后绕过来,在他身边坐下,拿手指随意地勾了一下周心远的下巴,“这么生疏干什么,我们俩刚认识的时候你喊我舅舅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还坐在那里,眼睛里闪过很复杂的表情,他努力了半天,一声舅舅还是没能喊得出口。

    好在康岩没怎么为难他,随口道:“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了。”周心远暗自松了一口气,“吃完饭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康岩看了一下手机,“梁嘉誉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拍戏。”周心远道。

    康岩点点头,安静了一会儿,忽然说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周心远感觉自己的呼吸停顿了片刻,对面的张泉也尴尬地看了看别的地方,又把笔记本电脑给打开了。周心远知道,张泉不应该听到这些,她很想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周心远咽了口口水,“我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康岩挑了挑眉,语气里没什么起伏,“你看着我再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没动。

    康岩道:“抬头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慢慢地抬起头,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已经凝固了,粘稠的空气在他和康岩之间不安地搅动。周心远不敢直接看着康岩的眼睛,就把视线集中在康岩的眉心,他一字一句地道:“我没有机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下一秒眼前就是一黑,康岩站了起来,冷着脸,把周心远的脸按在桌子上,砰的一声,桌椅摩擦出巨大的声响,张泉提高了声音:“康总!”

    周心远的额头差一点撞到了玻璃,他没动,只是张开嘴巴大口地呼吸着,康岩用了点力气,让他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康岩一双 Yi-n 郁的眼睛盯着周心远,慢慢凑近,小声地道:“小远,你让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你的舅舅失望,你的妈妈失望,你的外公、外婆……他们会怎么想?你忘记梁家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吗?梁家的人是强盗,是小偷,你接近梁嘉誉,是要让梁家痛苦的,不是像个傻子一样爬上梁嘉誉的床,张开腿,然后被人弄得神魂颠倒……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周心远眨了眨眼睛,像只被困住的小兽一样喘着气。

    康岩和他对视了一会儿,周心远的眼角慢慢地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他颤抖着嘴唇,“对不起,舅舅。”

    康岩尖锐的表情收了起来,他放开周心远,重新理了理衣服。坐在对面的张泉打了个圆场,道:“康总,跟小孩儿计较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康岩笑了一下,道:“小孩儿不乖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用手背抹了下眼睛,坐直了身体,额角那儿有一块红印子。

    “点菜吧。”康岩道。

    张泉点了几道菜,康岩又加了一些,县城里面没什么特别好吃的,上菜了之后康岩没吃几口,张泉嫌这里的餐具有股不知名的的腥味。周心远压根不知道吃了什么菜,只是机械地把东西往嘴里放。

    期间康岩和张泉聊天,说枫行娱乐公司里面的事儿,也说了说手下几个艺人的花边新闻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小玉走了吗?”康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转头问周心远。

    周心远道:“走了,她男朋友带她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康岩无所谓地笑了笑,“这世界上多的就是傻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吧。”康岩道,“就是偶尔有过一面之缘,我估计他也快玩腻了。这女人知道你的事儿,留她在你身边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沉默地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一顿饭不知所云地结束,康岩先出去抽烟,包间里又只剩下周心远和张泉。张泉理了理头发,温和地说道:“那么,小远,你还记得你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心远安静地道。

    “重复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让梁嘉誉爱上我,然后再让他从这个世界上……”周心远看着墙壁,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彻底消失。”

    张泉跟着赞同地道:“梁嘉誉已经爱上你了,赶紧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第49章{你和我的照片}

    梁嘉誉吃饭的时候一直心慌,手机在手里解锁了四五次,还是忍住没有给周心远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说去见姐姐。梁嘉誉理智上知道自己不应该打扰他,但是情感上却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天气一点点地热了起来,吃过饭,梁嘉誉搬了自己的小马扎,坐在外面看天看云。简明知拿了个相机,让梁嘉誉摆好姿势。

    “拍个屁啊你。”梁嘉誉骂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看这边,帅哥。”简明知油嘴滑舌地道。

    摄影是简明知的爱好,梁嘉誉看过他拍的不少照片,以前他家里甚至还有一个暗房。简明知乱拍了一通,低头翻看,梁嘉誉想抽烟却在口袋里没有 M-o 到,只好对着简明知吹了个口哨。

    “哎,给我一根烟。”

    简明知嗤笑道:“连烟都没有了你,混的这么惨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不喜欢嘛。”梁嘉誉接过烟,随意地道。

    简明知在他旁边坐下,一脸我不愿意吃狗粮的表情,把相机递给梁嘉誉看,说道:“我拍了一点小远和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梁嘉誉咬着烟,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都不知道简明知是什么时候拍的。

    大多数都是拍戏时候的抓拍,梁嘉誉和周心远定格在某个瞬间。有的时候是周心远穿着戏服,目光灼灼地看着梁嘉誉。有的时候是梁嘉誉趁着周心远化妆的时候,悄悄地望着他。梁嘉誉看着照片里的自己,不自觉地道:“我总是这样看他吗?”

    简明知说:“是啊,你不知道吗?你看他跟看别人的眼神,太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说:“那我应该怎么办啊,吱吱。”

    简明知说:“能咋办,娶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梁嘉誉笑了笑,把相机还给简明知,他忧郁地看着天空,说,“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困惑了,他在等周心远对他坦白,但是他不知道能不能等到这一天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梁嘉誉回了自己的屋子,他给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