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没提过。能出现在纪裴的宴会上。

    每一点都很可疑。

    这个人会是谁呢?

    几天之后,萧蕴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他在一家海鲜店的后厨找到了秦臻,也就是从这里开始,萧蕴慢慢接近了一切。

    第51章{你不喜欢我了吗}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热了,春天刚来不久,夏天就急促地接着赶到。

    周心远在片场就穿着T恤和短裤,小腿上被蚊子咬了几个红色的大包。

    “掐十字。”场务妹子看着心疼,传授了周心远特殊的止痒方式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吧。”周心远道,“不去抓它,过一会儿就不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忍的住吗?”场务妹子问道。

    周心远笑着说:“能啊。我不太敏感的……疼也好,痒也好。”

    五月底,再过一天就是儿童节,周心远在安河村拍完了最后一场戏。剧组要离开的时候,村民们还特地请他们吃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人太多,所以是好几家人合办了一个小型晚宴。周心远坐在梁嘉誉的对面,看见他和其他人一起喝酒,这时候的天已经不会黑的那么早了,天空像混合了蓝紫色的流沙一样,很漂亮。

    刚来安河村的时候有诸多不习惯,但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,这里的记忆又全都一下子涌出来了。

    周心远觉得有点难受,他 Xi_ng 格中其实会有一点奇怪的软弱。

    比如说自己住了有几个月的小房间,第一晚住进去的时候觉得冷得不行,现在也有些感情了。

    他吃饭时候偷偷观察梁嘉誉,有时候目光和梁嘉誉接触,梁嘉誉也不知道注意到没有。周心远去年见到梁嘉誉还戴着眼镜,但是他说他能看清周心远。

    周心远脑子里的画面太多了,一下子想到很久之前,一下子又想到很久之后。他三两下吃了点东西,胃里便觉得难受,于是不动声色地放下碗筷,借口离开。

    周心远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村里,又走到那片林子里,找到梁嘉誉替他修好的小树屋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见树屋在忽明忽暗的光影里短暂地停留……

    康岩走了,张泉也走了。

    唯一走不了的是他。他不会同意离开梁嘉誉,但是他也不知道这之后要怎么和梁嘉誉相处。

    整部戏杀青之前,他一定要做出最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周心远仰着头思考,他逐渐又进入到一种冷静的状态里,也许他根本就不爱梁嘉誉,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。

    突然,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周心远警惕地回过头,发现是拿着一罐可乐的梁嘉誉,眼底的戾气顿时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梁嘉誉愣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还真的就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周心远摇了摇头,“我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生病了吗?”梁嘉誉也不上前,还是和周心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吧……”周心远不太确定地说。

    梁嘉誉走过来,走到周心远的面前来,抬手用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,过了一会儿,他笑着说:“也没发烧啊,不要吓我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忽然说:“可乐是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喝。”周心远接过可乐,终于笑了笑。

    梁嘉誉帮他插好吸管,看着周心远垂着眼睛,脸上并没有什么快乐的感觉,他就明白,有些事情一定要问个清楚了。

    周心远听见梁嘉誉叹了口气,很轻,很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抬起眼睛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梁嘉誉看着他,倒退了两步,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微笑道:“周心远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周心远的心跳了起来,“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在一起了?”梁嘉誉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心远只觉得一阵耳鸣,什么东西都听不见了,还被碳酸饮料呛了一口,“咳咳咳……我,我没有,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 M-o 了 M-o 鼻子,道:“那你还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周心远大声说。

    不。不对。不是这样的。周心远的整个人好像被分成了两半,大脑和脱口而出的话根本就对不上。他看着梁嘉誉,眼里似乎要涌出眼泪来,“我……喜欢你,你为什么要这么问?”

    不对。不是这样的。快拒绝我……快骂我吧。

    可是梁嘉誉只是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,便对他伸出了手臂。周心远想也没想,冲上前去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问?”

    他坏到家了,他知道如何将一个欺骗者伪装成一个受害者,这是他唯一会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梁嘉誉有些心疼,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,他为什么要这么问?

    “对不起,宝贝。”梁嘉誉亲了亲他,在周心远耳边说,“对不起……我就是觉得……就是觉得害怕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差一点就要将嘴唇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推开我,推开我……拜托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梁嘉誉向他保证,“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痛苦地闭上眼睛,再也说不出其他多余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拥抱了一会儿,梁嘉誉给周心远擦了擦眼睛,顺便低头就着周心远的手喝了一口可乐,故意逗他。

    “你别偷喝!”周心远很配合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梁嘉誉说,“走吧,拍完这部戏我想带你去罗马玩。”

    离开树林,两人走回剧组,半路简明知突然冲了出来,拿着手机,焦急地道:“梁嘉誉你跑哪儿去了,找你半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梁嘉誉问。

    简明知说:“你姐姐有急事打电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看简明知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,便上下 M-o 手机,简明知把手机递给他,道:“在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喂?”梁嘉誉立刻拨通了梁琦君的电话,“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周心远看着梁嘉誉皱起眉头,背过身去,只是短短几句话,便让人感觉难以呼吸。他只好看了简明知一眼,可简明知却没有看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梁嘉誉挂了电话,一脸疲惫地转过身来,双眼无神。

    “梁导……你没事吧?”周心远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没事。”梁嘉誉回过神来,对着简明知交待了一下,“我明天一早就要回去,我爷爷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第52章{抉择}

    周心远躺在床上,怎么也无法入睡。他还在想几个小时前,梁嘉誉接到的那通电话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