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时还在娱乐圈混呗,还是有一点人脉的嘛。”

    萧蕴:“不对,第二次你出现在那里依然不是巧合,你在那里等周心远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秦臻:“不信拉倒。”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来,但是却不苦闷,看着萧蕴的眼神好像在说,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猜出多少。

    萧蕴:“第三次,我猜你应当给了周心远一点线索,不然他找不到梁嘉誉的家。你在校门口遇见他,你给谁打了电话?”

    秦臻:“我说你这个人就是个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萧蕴微微一笑:“全猜对了吗?”

    秦臻不屑地嗤笑了一声,过了一会儿,才慢悠悠地说道:“我承认,周心远是我认识的一个小朋友,以前哥穷困潦倒的时候在网吧上网没带钱,他请我吃了顿饭,但是你所说的……全是你的猜测,而不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萧蕴道:“是事实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臻摇了摇头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蕴:“你背后那人是谁?你在负责给谁接头?”

    秦臻:“我不告诉你,你杀我啊。”

    萧蕴:“当然不杀你,但是你要知道,你可是给别人卖命,在这种事情中,小人物的下场会是什么?”

    秦臻:“不用知道,梁家快爆出丑闻了,我也会拿到相应的钱。”

    萧蕴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什么丑闻?”

    秦臻:“你等着看吧。”

    萧蕴不说话了,一时间客厅里非常安静,他看了看墙上的黑白照片,老妇人面对镜头,眼神里满是沧桑。

    萧蕴道:“是枫行娱乐的康岩?”

    秦臻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臻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怒道:“你耍老子玩?你他妈什么都知道了,还在这假模假样地问我?”

    萧蕴笑了起来,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做这一切呢?”

    秦臻翘起二郎腿,烦躁地说道:“鬼知道,康岩要整梁家呗。周心远反正跟康岩是一路的,我就暗中帮他做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根本就不是场务了?”

    “要了命了谁他妈要在剧组,天天昏天黑地的,老子贼烦这些拍戏的。”

    萧蕴:“康岩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帮他?”

    秦臻:“关你屁事啊。”

    萧蕴:“是你奶奶吧。”

    秦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秦臻最后点了点头,道:“他帮我付了奶奶的医药费。”

    萧蕴开玩笑地道:“你真没有原则,康岩没给你封口费?”

    秦臻道:“原则?老子是没有原则,给他们干了一两年的活,反正这些人也不会在乎你的死活,目标达到,就把你踢到一边。”

    秦臻的身体微微向前,他在灯光下露出一个笑容,萧蕴看见了他有很浓重的黑眼圈。

    “因果报应,迟早会来的。”秦臻轻声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一把抢过了萧蕴放在桌子上的录音笔,随即踩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萧蕴没动,只是看着这一切发生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周心远以前的事情。”萧蕴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秦臻又给录音笔的尸体补了两脚,抬起头,舒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知道的不是很多,但是你可以去他以前的学校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郎山镇,育英高级中学。”

    萧蕴点点头,笑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秦臻吊儿郎当地坐在沙发上,朝着萧蕴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萧蕴走出秦臻家,下楼梯的时候右手放进口袋里,那里还留了另外一个开着的录音笔。

    郎山镇,育英高级中学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不太好找,还是花了萧蕴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这里大体还是属于南方较为富饶的地区,但是郎山镇没什么特别的,整个小镇很安静,萧蕴下了火车之后又坐了几小时的大巴,一路颠簸过来。下午的时候,他找到了育英高级中学。

    这是镇上唯一的一所中学,从外面看起来,虽然比不上城里,但也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门卫大爷看了看萧蕴,让他在访客登记簿上写下了名字和身份证号。

    萧蕴进了校园,没什么人,操场上只有一个班级在上体育课。

    他们看了一眼萧蕴,随即又怯生生地跑开了。

    中学的李主任接待了萧蕴,他被带到访客室。

    “来,喝茶。”李主任为人很热情,也许是因为萧蕴在电话里说想捐赠三十万元给孩子们当做助学基金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虽然穷了点,但是孩子们还是很努力的,每年都有不少人考上一本。”

    李主任带着萧蕴参观了一间办公室,里面放着的都是历年来学生们在各种场合下获得的奖状和荣誉。

    萧蕴挨个看了,李主任说:“除了文化课,我们也倡导大家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音乐、美术、围棋、书法、写作……学生们都会参加。”

    萧蕴对着李主任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继续往前走,认真地看着墙壁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最终,他在一张照片前停了下来。照片上的少年有些不安地垂着头,虽然手里拿着奖状,但是看起来还是有着明显的不自信,给人一种畏手畏脚的感觉。

    萧蕴仔细地看着少年的面容,不放过一丝细节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比赛?”萧蕴问。

    李主任答道:“哦,这是市里的一个作文比赛,那年有两个学生得了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男孩子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一等奖,我记得他写作很有天分,就是平时看上去很内向,不怎么说话,家里条件也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?”萧蕴轻声问,仿佛怕惊扰了一些幻想。

    李主任想了一下,说道:“他叫周嘉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萧蕴猛地回过头,提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李主任愣了一下,道:“周嘉木。周而复始的周,嘉奖的嘉,树木的木。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萧蕴整个人如同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,一阵凉意攀上他的后背,他道: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李主任不明白为什么萧蕴要纠结这种事情,但是显然她坚信自己没有认错。

    “萧先生,我不会记错的。这孩子就住在郎山镇,从小我们都知道他。他学习成绩好,但是家里父母去世的早,只有一个残疾的舅舅和他一起生活……”

    萧蕴站在原地,只觉得天旋地转,无数线索涌进他的脑海……他知道周心远有秘密,但是他可不知道周心远曾经改过名。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一场电影?

    第58章{周嘉木}

    萧蕴从郎山镇回来后,第一件事没有去医院,而是给康岩打了个电话。他本来不抱什么希望,但是康岩却还是见了他一面。那之后,萧蕴便对所有的故事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,他所迷惑的点被一一击破,故事又回到了最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