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一身汗。

    结果过了两天,他生病了。感冒鼻塞,高烧不退,时若飞给他做了个蛋炒饭,加上一勺老干妈,他吃的嗓子冒火,但还是觉得好吃。

    时南川说是因为他太久没有出去,病毒都不认识他,所以才欺负他。时若飞因为父亲的冷笑话而笑倒在沙发上,他裹着毯子,也在一旁跟着笑。

    周游病好了之后,就经常出去,去便利店买东西,沿着海边散步。渐渐地,他越走越远了,在另一边的海滩后面发现了一个洞口。

    “那里面没什么啦,就是黑。”时若飞说,“以前我小时候就进去过,涨 Ch_ao 的时候不要去,那里面会被水灌满的。”

    周游认真听了,点点头。但是心里对于那个洞穴的好奇却没有减退,他每次都接近一点,有一回终于到了洞穴前面,他伸长脖子往里面看,黑乎乎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又一日,周游照例去看他不敢进去的洞穴。走到那里时,却看见有个男人坐在洞穴前抽烟,他四肢修长,皮肤晒成健康的小麦色,戴着白色的渔夫帽,穿着夸张花衬衫配黑色短裤,这种花衬衫非常凉快,周游也有一件。他脱了脚上的拖鞋,将脚放进海水里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像是忽然闯进了他的视野里,上一秒还没见到,下一秒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周游没看清他的脸,等到他再接近一些时,他喊道:“喂,坐在那里很不安全啊。”

    男人浑身僵硬,有几秒钟都没理会周游,他的烟灰掉在了腿上,也不觉得烫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转过身,说道:“小远?”

    第65章{钢琴曲}

    “小远?”

    这个仿佛来自梦中的名字一瞬间击中了他,让他在沙滩上险些扭到了脚踝。

    周游动也不能动,记忆一下子被点燃了。

    坐在石头上的男人缓慢地站起身来,他扔了烟头,摘下帽子,周游看见一双明亮的眼睛,男人看着他,难以置信,却又不敢轻举妄动,生怕这是一场梦境。

    是……梁嘉誉?

    周游打量着他,他晒黑了好多,头发也剪得好短,脸颊很瘦削,跟以往的感觉不一样了。他留了胡子,手腕上戴着红绳,还没来得及穿上拖鞋。

    周游愣了一下,第一个反应是跑远。

    他侧过身,飞快地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梁嘉誉在他后面喊:“等等。等一下!”

    他想追上来,可是没来得及穿鞋子,赤脚奔跑,总也追不上周游。

    快跑,再快一点。

    周游一口气跑回时南川的家,但是还是慢了一点,梁嘉誉已经看见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!”周游慌乱地大喊一声,一下子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时若飞正好在家里看电视,见到周游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,脸色难看,被吓了一跳,站起来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游看着他,没来得及说话,身后的门就被人用力拍打。

    “小远,小远你开一下门。我……你开下门好吗?”男人说话温柔,可是手上却用了很多力气,仿佛下一秒就要把门砸开。

    周游惊恐地朝后退去,在心里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那个洞穴。

    时若飞一脸震惊,道:“追杀你的人?”

    周游:“……不是。”

    时若飞:“那是什么人?他为什么叫你小远?”

    周游心乱如麻,道:“我不想看见他,我从后面的窗子翻出去。”

    时若飞拉住他,笑道:“别怕,我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他让周游上了楼,进到自己的房间,随后拿了一根棒球棍。周游躲进房间,反锁了门,听见时若飞把门打开了,似乎梁嘉誉想要冲进来,却被时若飞猛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出去!我报警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梁嘉誉背上挨了时若飞的一棍子,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,“等等,我找人,我找周心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什么周心远。”

    “周嘉木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帮我吧。”梁嘉誉站在时若飞的面前,绝望地看着他,“你让我见见他,我找了他很久。”

    时若飞还是拿着棒球棍,只是皱了皱眉,说道:“真的没有你说的这个人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只好走了。

    周游蹲在门口,听着动静,时若飞敲了敲门,道:“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门,时若飞道:“你怎么哭啦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周游擦了一下眼睛,“肯定是刚刚跑回来的时候眼睛进了沙子。”

    晚上时南川回来了,饭桌上,他说有个陌生的男人一直在他们家门口蹲着。周游心里跳了一下,随后什么也没说,继续吃饭。倒是时若飞忍不住看了周游一眼,有点 Y_u 言又止。

    时南川温和地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时若飞: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。

    饭后时若飞去洗碗,时南川偷偷溜进来,问道:“真没事?”

    时若飞看了一眼外面,没看见周游,才小声把下午的事情跟时南川说了一遍。时南川点点头,叹道:“他肯定认识小游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找周心远,还有什么周嘉木。”时若飞说,“是小游以前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。”时南川笑了笑,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“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时若飞上了楼,看见周游屋里的灯还亮着,他想让周游早点休息,想了想还是没跟他说话,自己一个人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周游一直没能睡着。

    为什么梁嘉誉会在这里?他这样多久了?为什么自己又碰见他了?他会跟别人说吗?他走了没有?

    周游在床上翻来覆去,心里像是被人洒了一颗种子,现在种子要发芽了,让他感觉很难受。

    一直到凌晨五点钟,他才慢慢有了睡意,脑海中关于过去的景象一点点褪色,然后在梦里又重新变得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……梁嘉誉一直在找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他明明已经“死”了,他为什么要找一个“死人”呢?

    周游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下午,醒来后他的脑袋重重的,有点疼。他打开窗子,听见海浪的声音才清醒一些。周游下楼给自己煎了两个荷包蛋,夹在面包里做成三明治。屋子里又没人了,只剩下他一个,在空空的世界游荡。

    他想梁嘉誉。

    但是他从来没想过会再见到他。

    周游坐在餐桌前,趴在桌子上,将玻璃水杯贴在自己的耳朵上,凉意冷却不了他的躁动。

    傍晚,时南川和时若飞都回来了,一切又回归平静。

    梁嘉誉没有再来敲门。周游吃饭的时候一直盯着大门,他想,如果梁嘉誉再来,那他就去开门,没什么好怕的,只不过见一面。

    也许他们能聊一聊过去的事情,他不怪他们,他谁也不恨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来。

    他好像又消失了。那天下午见到的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