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周游听着时若飞一通抱怨,听着他再三强调,如果这个无赖再来骚扰他的话,一定要告诉自己,不论什么时候,他的棒球棍和晾衣杆都在!

    周游说:“嗯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晚饭时南川偷偷 M-o  M-o 地在厨房骂了时若飞一顿。

    “要你多管闲事!你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!”时南川恨铁不成钢地笑骂。

    时若飞缩了缩脖子,窝在老爹身边说了几句话,周游坐在客厅里,耳朵有些红地在假装拼拼图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三人看了一集连续剧,父子俩就回房间睡觉了,留下周游自己再玩玩拼图。可是今天晚上,不知道为什么,周游的拼图老是拼错,一点都没有耐心。

    他对着拼图叹了口气,喝了点啤酒,最后还是上楼了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周游换了睡衣,躺在床上的时候,看见放在窗台边的纸杯动了动,仿佛那一头有人在轻轻拉扯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会儿,还是忍不住坐了起来,推开窗户。

    夜色里,他只能隐约看见梁嘉誉的窗户也是开着的。

    周游拿起纸杯,放在耳朵旁边。

    那边梁嘉誉轻声说:“喂,小游。”

    周游本来想回答的,但是话到了嘴边,又不争气地咽了回去。他太久没和梁嘉誉说话了,想说,又说不出口,还有点想哭,于是只能咬紧牙关,匆忙地呼吸着。

    对面的梁嘉誉忽然沉默了一会儿,似乎在判断周游是不是在听。

    “你过得好不好啊?嗯,这个问题大概可以知道了,看你的样子还挺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……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电影没有拍了,但是我亲自剪过一个版本,剪了很久很久,最后我看了,你在电影了里面的样子很好看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简明知。他相亲成功了……是个幼儿园老师。是他妈妈一个朋友的女儿,姑娘长得挺温柔的,说话也温柔,简明知一开始还别扭地说不喜欢,结果现在爱死人家了……他们快结婚了,我准备给他们包个大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喂,小游……你可不可以跟我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说也行,我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碎碎念了半天,却忽然停了下来。周游一直低着头,手不自觉地握拳,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死了……他为什么要这样啊……到底是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么多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我不可能完全理解你,但是我有很努力地去……怎么说呢,窥探你?了解你?我……知道了一些事情。关于你的,关于康岩的,关于我爷爷的。不是很多,这里面肯定有些东西被曲解了,但我还是努力地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知道了,小游,我知道你是谁了。我说对不起也没用,说这辈子一定好好补偿你也没用,想替你承受一切也没用,我说什么……说什么都很假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……真的……不知道该怎么做。你自己在海里松开手是怎么回事儿啊?到底算什么啊。你就不能冲到我面前来对我大吼大叫吗?你就应该冲到我们家里来骂我们!要我们赔偿你啊!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伤害你自己呢?这都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,给了我一种你真的喜欢我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“给了我很多希望,让我忘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这才是惩罚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小游。”

    “小远,我……他们都说你死了,我不相信,我找了你很久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梁嘉誉没有哭,他说到最后只是笑了笑。三年多来,他的眼泪已经流干了,也熬过了最痛苦的那一段时间。他三十四岁了,其他男人在他这个年纪已经事业有成,家庭美满,可能会有个孩子,有个漂亮的老婆,而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待在这个小渔村里面,天天开着一艘破船,去找一个很有可能不会发生的奇迹。

    要是找不到,他这一辈子该怎么办?

    但是好歹,以前的痛苦他不能品尝,但这三年的痛苦却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小游,小远,嘉木……对我来说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小游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远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嘉木……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良久,周游放下了纸杯,关上窗子,有一种退烧之后的感觉。世界突然清晰起来了,身上也出了一身汗,不再头重脚轻,好像重新活了一次。他睡到床上,身体蜷缩起来,忍不住颤栗。

    我爱你。我爱你。我爱你。

    周游睁着眼睛,对着墙壁寂寞地说道:“梁嘉誉,我也很想爱你。”

    第68章{HeyJude}

    孙叔叔的树……被折腾得很惨。

    不用说梁嘉誉三天两头爬上去在周游面前刷存在感,他还在网上买了好多星星灯,把这棵打扮得梦幻异常,一到晚上就发出绚烂的光来,就像小岛上的灯塔一样。梁嘉誉一到晚上就坐在树下,没人跟他下棋,他就自己看书。

    有一天周游在房间里听到外面有吉他的声音,他躲在窗帘后面,看见梁嘉誉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把吉他,正在一个人唱披头士的《HeyJude》。

    周游以前没听过梁嘉誉唱歌,也不知道他会弹吉他。猛地看见,才发现自己从前不够了解他,更不要说现在了。周游睡在床上,听着梁嘉誉唱了很多遍,梦里也有隐隐约约的歌声响起。

    十一月份,天气开始有些凉了。

    傍晚时南川骑着摩托回来的时候没注意,连人带车摔了一段距离。因为离家不远了,他挣扎着起来后硬是推着摩托车走了回去。晚上,时南川的脚踝开始肿胀,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吧?”周游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时南川:“嘶……应该没事,去医院要花好多钱。”

    周游沉默了下来,知道时南川不舍得去医院做各种检查。

    周游:“那擦点药?家里有吗?”

    时南川:“没,之前的药好像用光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时南川有点不太好意思,周游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去药店买一点。”

    时南川问:“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他知道周游害怕出门,尤其是隔壁那个神秘男人来了之后,周游更是一次都没有出去过。

    周游笑了笑,拿了零钱,在门口朝时南川挥挥手:“我可以的,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岛上唯一的一家药店在便利店的旁边,周游出了门,走的飞快,夜晚微凉的空气被他吸入肺里。

    周游看见了害时南川摔跤的地方,原来那边不知道为何有了一个不起眼的坑洞,要不是他眼睛尖,他也有可能摔跤。周游绕过那个地方,加快了步子。

    千万别遇见梁嘉誉。千万别遇见梁嘉誉。千万别……

    周游一边走,一边小心警惕地看着四周,生怕梁嘉誉会突然从哪个角落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害怕,连见他一面的勇气也都没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