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。

    可是真是应了那句怕什么来什么,周游刚走到便利店门口,梁嘉誉就恰巧从那里面出来,两人目光对上,彼此都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天冷了,梁嘉誉在黑色T恤外面加了件衬衫,但是还穿着白色的中裤,露出膝盖和小腿。他手里拎了一个帆布包,周游看见里面是一些速冻食品和棒棒糖,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饮料。

    便利店温柔的灯光照亮了梁嘉誉的半边脸,周游看见他胡子拉碴的,头发也乱糟糟的,虽然不修边幅,但是他还是很帅……以前是精致的帅,现在就不同了,好像过了三十岁的浪子一般。

    梁嘉誉因为见到他而太过震惊,也没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周游深吸一口气,从他身边绕过去,进了药店。

    他头晕晕的,跟店员说了半天,买了跌打损伤的药膏,出门看见梁嘉誉就直直地站在门口盯着他。

    周游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生病了?”梁嘉誉问道。

    周游不理他,当做没听见,梁嘉誉看见他手上拿着的药,就厚脸皮地走在他旁边,“摔到哪里了吗?严不严重?要不要去医院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周游简直无法呼吸,只是小声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梁嘉誉脸上一片空白,显然也没料到周游会跟他讲话,“我,我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周游停下脚步,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梁嘉誉。梁嘉誉往后退了一步,不知道他想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跟着我。”周游说。

    梁嘉誉:“……没跟着你,只是顺路。”

    周游: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不过既然周游这么说,他也不好意思再走在他的旁边了。梁嘉誉落后了一步,跟在周游的身后,像个默默守护着他的骑士。周游走回时南川的家,关上了门,他听见梁嘉誉也开了门,两人短暂的交集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跌打损伤的药膏一点用都没有,时南川的脸色苍白,额头上不停地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骨折了?”周游说。

    骨折可就不是随便擦擦药就能好了的,得赶快去医院。周游打了120急救电话,慌慌张张地陪着时南川去医院。晚上到了医院,周游忙前忙后,整个人都有点崩溃,等到时南川拍了片子,送去打石膏的时候,他才有空坐在医院的凳子上歇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喝水吗?”有个男人走过来。

    周游抬起头,震惊地问:“怎么又是你?”

    梁嘉誉站在他面前,不好意思地 M-o 了 M-o 鼻子,道:“我……不放心你。但是你很厉害,我一来医院就头疼。”

    周游想起来了,梁嘉誉以前跟他说过的,他有点害怕医院,那时候自己还笑他小时候肯定不听话。梁嘉誉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男人的体温有点高,他的胳膊不经意间碰见了周游的。

    “喝水吗?”梁嘉誉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周游的确有点渴了,他想了想,还是接了梁嘉誉手上的矿泉水,给自己灌了一点。

    晚上的医院没什么人了,只有几间急诊还亮着,他们两人就这么在椅子上坐着,不说话,仿佛都沉浸在一种追忆当中。

    曾经他们是那么亲密,现在坐在一起,却再也不能触碰对方。

    周游的心里忽然涌起一阵伤感,那是被不再回头的时间嘲笑过后的一种心酸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梁嘉誉似乎是感到有些无聊,便在一旁哼歌。

    周游听了一小段,发现还是他经常唱的那首《HeyJude》……他就这么喜欢这首歌吗?

    周游忍不住侧过头看了看梁嘉誉,梁嘉誉立马对他露出一个微笑,哼的调调也就断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梁嘉誉朝他扬了扬眉毛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周游回过头。

    梁嘉誉说:“小远。”

    周游一瞬间就觉得耳朵有点莫名地发烫,仿佛梁嘉誉一叫他这个名字,他就立刻变成了原来的周心远。

    一点也不酷的周心远。一直喜欢梁嘉誉的周心远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一直不理我吗?”梁嘉誉可怜巴巴地说,“你可不可以理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理你?”周游冷静地发问。

    梁嘉誉站起来,然后蹲在他的面前,仰起头来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还有感觉吗?”他说。

    周游想,我对梁嘉誉还有感觉吗?这是个什么破问题。如果没有感觉,那么他干什么要落荒而逃?

    “有的是不是?”梁嘉誉笑了一下,“那我们……我们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的话说得很难,像是消耗了他全部的力气一样。

    周游愣住了,看着梁嘉誉。梁嘉誉的眼里有一些哀求,他差一点就要再次陷进去了。

    周游摇了摇头,轻声说:“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不行啊。

    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,他要怎么再毫无所知地和梁嘉誉在一起呢?

    他做不到,即使很喜欢他,他也觉得,两个人根本没法在一起。

    梁嘉誉说不失望是假的,说不难受也是假的,可是他又百分百地知道周游在顾虑什么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一个很过分的问题,他真的是一个很过分的人。

    周游抬起手,碰了一下梁嘉誉的脸颊,说:“你瘦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笑了一下,道: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周游说,“让你不能再拍电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……电影曾经是我的一生挚爱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周游笑了笑,“这还用说吗?只要不是盲人都能看出来你有多爱电影。”

    梁嘉誉说:“嗯,但是后来我发现,电影算个屁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一生挚爱……其实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最起码给我一个机会吧,小远。”

    第69章{拼图}

    从医院回来,时南川就不能出海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没事,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你爸爸的。”周游在跟时若飞打电话,“嗯,嗯,好,你不用特意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时南川笑道:“让你不要告诉他了吧,他就是个操心的命。”

    周游叹了一口气,也笑道:“小飞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时南川乐呵呵的,周游坐在他对面,给他削苹果吃。

    他们家是周游没接触过的家庭,虽然只有父子二人,但是两人的关系却更像朋友。有一间自己喜欢的房子,父亲有一份工作,儿子也乖巧孝顺,周游很羡慕他们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事情,门铃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游走过去开门,不出意外地见到了梁嘉誉。

    “嗨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   周游干巴巴地问道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手还放在门框上,身体不觉往后缩了缩,一副防备着的模样。梁嘉誉看见了,也只是垂了垂眼睛,没说什么,他拎了两个大塑料袋,一包是蔬菜水果,还有一包是鱼和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