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梁嘉誉把唱片机给关了,周游有一点没吃完的饭,梁嘉誉顺手接过直接帮他吃完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梁嘉誉眯着眼睛看一脸震惊的周游。

    周游说:“你疯了……那是我吃剩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嫌你脏。”梁嘉誉笑着说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两个都想起来了,在影视城的休息室里,周心远也曾经想吃梁嘉誉剩下的盒饭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周游失落地说。

    “还是没法接受吗?”梁嘉誉过了很久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周游说的不是很坚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梁嘉誉过来抱了抱他,“如果我不在可以让你更好受一点的话,那我不会来啦。”

    周游想,不是的。

    但他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第71章{雨伞}

    他很久没见到梁嘉誉了。

    春节来临,隔壁老孙的树不再闪闪发光,只留下梁嘉誉孤独的躺椅。

    时若飞的第一个寒假也要到了,兴奋的他好几天没睡好觉,过了一星期的神仙日子以后,他开始帮时南川做活。

    他说他还是想跟爸爸一样,做个木匠。大学里面学的东西实在是太无聊了,还不如当个木匠。

    周游的心情跌到谷底,梁嘉誉不出现,他心里像是突然少了一块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正常,可能是因为梁嘉誉要回家过年。他还记得他的大家庭,人多又热闹,每个人都很亲切美好,不像他……

    过年时候的生活乏味至极。

    初七过后,梁嘉誉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周游看见他重新打开了灯光,睡在躺椅上看杂志。周游偷偷地观察着他,一边为他能够回来而感到心安,一边又不知道下一步的行动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总是过不去他心里的那一关。

    他觉得他对梁嘉誉做了很过分的事情,再加上那些说不清楚又真真假假的故事和隔阂,周游迈不出这一步。

    梁嘉誉不害怕吗?如果自己真的想对他下手的话……他不在乎吗?他对自己是不是抱有一种想要弥补的心理呢?

    也许,再过一阵子,梁嘉誉就会彻底顿悟。

    他会回到自己的正常生活里,会找到其他的爱人。周游想。

    冬天过去以后,很快春天就来了。

    今年的春天来的有点迅猛,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周游身上的毛衣就穿不住了,再过两天,衬衫也穿不住了,要露出胳膊来。

    时南川的腿好了个七七八八,他准备带着周游出海。

    周游带上了鱼竿和饵,无聊地在海上钓鱼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焦躁感,什么也不能缓解。此时海上风平浪静,一点也没有风暴的迹象,周游却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台风天,冰冷的海水包裹着他,迷惑他松开手,再一点点放弃挣扎……

    “小游?小游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周游回过神来,才惊觉自己一直盯着海面,鱼饵早就被吃走了,却没有鱼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。”时南川看了看他,皱着眉说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周游勉强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周游硬着头皮吃了晚饭,然后去了洗手间。他对着镜子出神,看见自己的眼睛有点肿,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睡好的缘故。他知道自己精神状态不佳,小时候对这一切意识不到,后来读书了以后他就觉得自己可能有心理方面的障碍。

    张泉对他的治疗没有用,总是时好时坏的。有时候挺开心,有时候就会很想死。遇见梁嘉誉之后的那段日子,起初还好,后来他总是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。于是他把关键字都写在手机备忘录里,生怕自己忘了。

    还有,适当的疼痛对他来说也挺管用的,最起码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。他有分寸,不会真的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但是他怕,他怕他会和舅舅一样……

    这天晚上他做了噩梦。

    还是老样子,大部分的场景都是海水,梁嘉誉虽然近在咫尺,但是周游抓不住他,只能看见他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,他知道他在对自己喊着什么,但是周游听不见。

    梦境纷繁复杂,他被困在海里一动不能动,直到他最后终于在现实世界醒来,那种真实的恐惧感还是残留在周游的身体内部。

    如果梁嘉誉从没出现,那么他可能不会做梦,就不会这么辛苦了。想到这里,周游又有点讨厌梁嘉誉,为什么,为什么不放弃呢……

    周游出门散步,天气预报说可能会有雨。

    时南川嘱咐道:“小游,记得带把伞,晚上早点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周游在鞋柜那里拿了把透明的长伞,对着时南川道:“拿了!”

    他一个人出去,路过隔壁梁嘉誉的家,屏住呼吸,装作很平常的样子。

    梁嘉誉会看见他吗?他会跟上来吗?

    几个念头闪过,周游已经走了很远。

    不……梁嘉誉才不会跟上来,毕竟上一次,自己一定让他很失望。

    天有点 Yi-n ,四月份的海边已经有了一点初夏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游还是顺着原来的路散步,暂时还没下雨,手里的雨伞就被他甩来甩去,当做打发时间的无聊玩具。他想起哈利波特里面的海格,他的魔杖藏在一把雨伞里。周游按了一下伞柄的按钮,雨伞刷一下打开,并没有变出一个梁嘉誉给他。

    于是周游又有点垂头丧气,收了伞再打开,打开再收起来……

    最后,他又见到了那个黑漆漆的洞穴。

    啊,就是这里了。周游停住脚步,那一天梁嘉誉就是在这里突然出现的。他那天坐在哪里来着?

    周游往前走了一会儿,踩着零星的小石块上去,在梁嘉誉那天坐的地方原地坐下。海太安静了,没有什么声音,跟他想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坐在洞口,看了一会儿海面,最后,周游转过头,决定去洞穴里面看看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难说出他不敢进去的原因,就好像……这个洞穴代表了他从前的生活,暗无天日,一点儿意思都没。周游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又往里面看了一眼,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,就像他看似是重新开始,却只是躲在一个地方逃避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他害怕真正地解决问题,因为那样会破坏他自己建立起来的秩序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敢接受梁嘉誉。

    明明想要……却不敢。

    周游深吸一口气,握紧手里的雨伞,沿着洞穴的**慢慢走进去。

    其实真的不是很大,但是神奇的是,他只往里面走了大概两三步,外面的光就越来越暗了。洞穴是一个向下的结构,周游把雨伞当做探路的装置,走一步就要挥一挥。

    当眼睛适应黑暗之后,周游才隐约能看清这里面的全貌。

    像时若飞说的那样,其实也没什么,什么都没有,最里面甚至有一块很光滑的地方,地上还有一些藏着沙子的贝壳,各种乱七八糟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