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节

甜梅星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木棍和石头。

    周游忽然松了一口气,这种感觉有点儿像劫后余生,你看,其实真的没什么,害怕是无意义的。

    他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,甚至这样默默地隐匿在黑暗中,能让他感受到一股久违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周游闭上了眼睛,想起很多从前的事情,最后一个画面,他看见了周莘。

    是他的妈妈。

    第72章{此时此刻}

    这是一个好梦。

    也是一个很完整的梦境。

    梦里面,周游像是重新变成了小孩子,可以钻进妈妈的怀抱里,被妈妈牵着手,一起在院子里玩捉迷藏。他妈妈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洗衣皂的清香,后来则变成了苦涩的药味。

    但是好在,这时候的周莘还是健康的,周游跟在她的后面,周莘在阳光下回头冲他微笑。

    他不舍得醒来了,却觉得浑身冰冷,即使梦里是那么好的天气,他仍旧觉得自己像是被泡在水里一样。

    也许这不是梦……

    “周心远!周心远!”耳边传来的互换将周游一下子拉回到了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看见一束光照过来,刺得他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他稍微一动,整个人都泡在了冰凉的海水里。他抬了一下手,海水已经到了他 X_io_ng 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周心远忽然呼吸一滞,立刻意识到了一个非常恐怖事情——涨 Ch_ao 了。

    时若飞说,涨 Ch_ao 的时候,不要去那个洞穴,他居然……居然全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那束光越来越近,周游认出了梁嘉誉的声音。梁嘉誉脸色苍白,浑身狼狈至极,那束光就是从他的手电筒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周心远!”梁嘉誉踩着海水走进来。

    周游在这里坐了很久,屁股还有些麻,想要自己站起来,却被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小心点。”梁嘉誉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周游自己也被吓到了,嘴唇都有些颤抖,梁嘉誉伸出手,狠狠地抓住他的手腕,两人 M-o 索着出了洞穴,心里都是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周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他抬头看见梁嘉誉的表情,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梁嘉誉把他拉了出来,先是仔细检查了一下他有没有受伤,确定他什么事也没有之后,梁嘉誉才放松了一点。即使这样,梁嘉誉的手也还是在抖,看着周游的眼神第一次有点凶。

    “周心远,有时候我真想把你脑袋撬开看看装的都是些什么……你一个人跑到那里面去干什么?是不是一点看不住,你就要乱来啊。你几岁了?!”梁嘉誉越说越气,到了最后简直是在咆哮。

    他一吼,周游都能看见他脖子上凸起的青筋。

    周游有点被吓到了,整个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,梁嘉誉又垂下眼睛,安静了一会儿,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,他说:“算了,先回去吧,时叔叔要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过来要牵周游的手,周游甩开了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,这才感到一阵委屈和愤怒。那种强烈的情绪令周游一下子就崩溃了,大脑里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断掉。

    他道:“那你呢?!那你干什么要来管我!烦死了!”

    周游的 X_io_ng 口起伏着,梁嘉誉一脸无措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周游往后退了一步,天空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,天色 Yi-n 沉不定,风浪从远处逼近,就像是末日一般。

    周游气的脑袋都要炸了,开始口不择言:“梁嘉誉你这个人才是莫名其妙!你都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你干什么还来找我!你不能不来找我吗?为什么还要出现啊!我又不是欠你的……你凭什么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喜欢我,重新开始……你为什么就不能面对现实一些?我们能重新开始吗?不能!不能……所以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好难过啊……我……呜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最后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,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周游竟然不管不顾地开始放声痛哭。这完全是一种发 Xi-e 式的哭泣。周游眼前模糊,哭的鼻涕都出来了,梁嘉誉要过来抱他,他不让,两人在海滩上跌跌撞撞地纠缠着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周游喊,“小心我打你了!”

    梁嘉誉也生气了,道:“你打啊!我怕你!”

    周游举着雨伞,真的不轻不重地在梁嘉誉肩膀上打了一下,梁嘉誉握住伞尖,周游又要抢。

    “给我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梁嘉誉占了上风,雨伞被他抢走了,周游因为惯 Xi_ng 的缘故,还差点儿摔跤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都变得狼狈起来,衣服上、裤子上全都是泥巴,雨下的不算大,风倒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梁嘉誉道:“我以前是不知道你,现在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胆小鬼罢了,小远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周游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,我偏要说。”梁嘉誉黑着脸走上来,“我知道你是故意接近我的,一开始对不对?我承认,我以前也不是什么完美的人,我没想认认真真地跟你谈恋爱,就是想跟你玩玩。这个是我不好,是我不对。当然,你那时候恐怕也不是真的喜欢我,对吧?”

    “那之后呢?!之后又要怎么解释?你有那么多的机会,为什么不给我一个了断?你想做的话很简单的吧,我那时候不是完全迷上你了吗?你为什么不按康岩说的做?”

    “你偏偏没有……我问了你那么多次,你也永远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时我在想,我爷爷做了错事,但你和我又做错了什么呢?你是真的喜欢我吗?我他妈……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明白!你是你,我是我,那些事情我都不在乎啊。我就是喜欢上了你,我他妈为什么这么倒霉!我这辈子就没这么憋屈过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,只要你能敞开心扉跟我说话,多困难的事我都不怕……但你要说啊,小远。你为什么不说呢……”

    周游睁大眼睛,哭的直打嗝,他们两人谁也说服不了对方,还是第一次这么激烈地吵架。

    梁嘉誉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,或许他说这么多,周心远也还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喜欢他,就是宇宙中唯一的真理,其余的那些,他根本不在乎。他会因为对周家的愧疚而爱他吗?不可能的。能坚持找了他这么久,唯一的理由就是喜欢他。

    周游不安地动了动,梁嘉誉以为他又要逃跑了。

    他总是这样,只会躲起来,甚至躲到那个洞穴里去。要是他再来晚一点怎么办?梁嘉誉简直不敢想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他错了,周游没有跑开,而是忽然加快步子,朝自己冲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梁嘉誉一愣,心跳有一瞬间地暂停,他本能地回抱住周游,